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章 > 亲情文章 >

失去后才明白,不要让亲情留遗憾(催泪美文)

时间:2019-05-15 04:12 来源:凤凰彩票团队 作者:采集侠 阅读:
这里是广告330x280
  

­  妈 妈 老 了

­  龙应台

­  二十岁的时候,我们的妈妈们五十岁。我们是怎么谈她们的?

­  我和家萱在一个浴足馆按摩,并排懒坐,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一面落地大窗,外面看不进来,我们却可以把过路的人看个清楚。

­  这是上海,这是衡山路。每─个亚洲城市都曾经有过这么一条路──餐厅特别时髦,酒吧特别昂贵,时装店冷气极强、灯光特别亮,墙上的海报一定有英文或法文写的“米兰”或“巴黎”。最突出的是走在街上的女郎,不管是露着白晰的腿还是纤细的腰,不管是小男生样的短发配牛仔裤还是随风飘起的长发配透明的丝巾,一颦一笑之间都辐射着美的自觉。她们在爱恋自己的青春。

­  家萱说,我记得啊,我妈管我管得烦死了,从我上小学开始,她就怕我出门被强奸,每次晚回来她都一定要等门,然后也不开口说话,就是要让你“良心发现、自觉惭愧”。我妈简直就是个道德警察。

­  我说,我也记得啊,我妈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的“放肆”。那时在美国电影上看见演“母亲”的讲话轻声细气的,浑身是优雅“教养”。我想,我妈也是杭州的绸缎庄大小姐,怎么这么“豪气”啊?当然,逃难,还生四个小孩,管小孩吃喝拉撒睡的日子,人怎么细得起来?她讲话声音大,和邻居们讲到高兴时,会笑得惊天动地。她不怒则已,一怒而开骂时,正气凛然,轰轰烈烈,被骂的人只能抱头逃窜。

­  现在,我们自己五十多岁了,妈妈们成了八十多岁的“老媪”。

­  “你妈时光会错乱吗?”她问。

­  会啊,我说,譬如有一次带她到乡下看风景,她很兴奋,一路上说个不停:"这条路走下去转个弯就是我家的地",或者说,"你看你看,那个山头我常去收租,就是那里。"我就对她说,"妈,这里你没来过啦。"她就开骂了:"乱讲,我就住在这里,我家就在那山谷里,那里还有条河。"

­  我才明白,这一片台湾的美丽山林,彷佛浙江,使她忽然时光转换回到了自己的童年。她的眼睛发光,孩子似的指着车窗外,"佃农在我家地上种了很多杨梅、桃子,我爸爸让我去收租,佃农给我一大堆果子带走,我还爬很高的树呢。"

­  "你今年几岁,妈?"我轻声问她。

­  她眼神茫然,想了好一会儿,然后很小声地说,"我……我妈呢?我要找我妈。"

­  家萱的母亲住在北京一家安养院里。"开始的时候,她老说有人打她,剃她头发,听得我糊涂──这个安养院很有品质,怎么会有人打她?"家萱的表情有点忧郁,“后来我才弄明白,原来她回到了文革时期。年轻的时候,她是工厂里的出纳,被拖出去打,让她洗厕所,把她剃成阴阳头──总之,就是对人极尽的污辱。”

­  “后来想出一个办法。我自己写了个证明书,就写"某某人工作努力,态度良好。”

­  我不禁失笑,怎么我们这些五十岁的女人都在做一样的事啊。我妈每天都在数她钱包里的钞票,每天都边数边说"我没钱,我的钱到哪里去了。"我们跟她解释说她的钱在银行里,她就用那种怀疑的眼光盯着你看,然后还是时时刻刻紧抓着钱包,焦虑万分。怎么办?

­  我于是打了一个银行证明:"兹证明某某女士在本行存有五百万元",然后下面盖个方方正正的章,红色的,连盖好几个,看起来很衙门,很威风。我交代印佣:“她一提到钱,你就把这证明拿出来让她看。”我把好几幅老花眼镜也备妥,跟银行证明一起放在她床头抽屉。钱包,塞在她枕头下。

­  按摩完了,家萱和我的“妈妈手记”技术交换也差不多了。落地窗前突然又出现一个年轻的女郎,宽阔飘逸的丝绸裤裙,小背心露背露肩又露腰,一副水灵灵的妖娇模样;她的手指一直绕着自己的发丝,带着给别人看的浅浅的笑,款款行走。

­  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心中有一分明白,月光泻地。

­  (本文节选自《目送》,龙应台著。)

­  我的父亲母亲:逝者已经逝去,活着的还要前行

­  任正非(华为)

­  谈及华为任正非、联想柳传志这些科技公司的大佬,总会让人油然而生一股尊敬感,作为国内互联网行业的前辈和先驱,如今他们已经站在这个行业的顶端,居高临下的地位让很多人羡慕不已,但是不要忘了,他们在摸索前行中经历的苦难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下面,我们就通过华为任正非的《我的父亲母亲》来感受下那一代人所经历的辛酸苦楚。文是老文,却依旧值得细细品味。另附联想柳传志的读后感,同样值得一读。

­  【一】

­  上世纪末最后一天,我总算良心发现,在公务结束之后,买了一张从北京去昆明的机票,去看看妈妈。

­  买好机票后,我没有给她打电话,我知道一打电话她一下午都会忙碌,不管多晚到达,都会给我做一些我小时候喜欢吃的东西。直到飞机起飞,我才告诉她,让她不要告诉别人,不要车来接,我自己坐出租车回家,目的就是好好陪陪她。

­  前几年我每年也去看看妈妈,但一下飞机就给办事处接走了,说这个客户很重要,要拜见一下,那个客户很重要,要陪他们吃顿饭,忙来忙去,忙到上飞机时回家取行李,与父母匆匆告别。妈妈盼星星、盼月亮,盼唠唠家常,却一次又一次地落空。

­  【二】

­  回到昆明,就知道妈妈不行了,她的头部全部给撞坏了,当时的心跳、呼吸全是靠药物和机器维持,之所以在电话上不告诉我,是怕我在旅途中出事。我看见妈妈一声不响地安详地躺在病床上,不用操劳、烦心,好像她一生也没有这么休息过。

­  我真后悔没有在伊朗给妈妈打一个电话。因为以前不管我在国内、国外给她打电话时,她都唠叨:“你又出差了”,“非非你的身体还不如我好呢”,“非非你的皱纹比妈妈还多呢”,“非非你走路还不如我呢,你这么年纪轻轻就这么多病”,“非非,糖尿病参加宴会多了,坏得更快呢,你的心脏又不好”……

­  我想伊朗条件这么差,我一打电话,妈妈又唠叨,反正过不了几天就见面了,就没有打,而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憾事。如果我真打了,拖延她一两分钟出门,也许妈妈就躲过了这场灾难。这种悔恨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

­  我看了妈妈最后一眼,妈妈溘然去世。

­  【三】

­  1995年,我父亲在昆明街头的小摊上买了一瓶塑料包装的软饮料,喝后拉肚子,一直到全身衰竭去世。

­  父亲任摩逊,尽职尽责一生,可以说是一个乡村教育家。妈妈程远昭,是一个陪伴父亲在贫困山区与穷孩子厮混了一生的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园丁。

这里是广告580x90
点击分享:
给力是广告650x250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这里是广告300x250

推荐阅读

这里是广告300x250

热门阅读

这里是广告300x250
808彩票网_808彩票网808cpcom论坛_七星彩808彩票软件【软件小说阅读网】